與元九書 李冠毅 B0005019 中醫系一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

與元九書 李冠毅 B0005019 中醫系一

發表  B0005019 于 周日 6月 17, 2012 2:03 am

白居易與元九書是作者在元和十年(八一五)冬臘月寫給元稹(字微之)的一封有關論詩的信。當時作者已被貶江州,每天「除盥櫛食寢外無餘事」,所以有時間靜下心來整理自己的創作、總結自己詩歌創作的經驗、闡明自己對詩歌創作的主張,稱得上是「批評文學」。
作者開宗明義點明本文的寫作目的:「陳古今歌詩之義」。
論述詩歌的特點:「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,莫始乎言,莫切乎聲,莫深乎義。」作者並以果木的生長過程為喻,說明詩歌的四個要素:根情(情如果木之根),苗言(言如其苗葉),華聲(聲律如其花朵),實義(內容如其果實),如果內容空虛,即為無實之花,徒悅目而無用。
詩歌的社會作用,在「孕大含深,貫微洞密。上下通而二氣泰,懮樂合而百志熙」。並提出了文學創作的原則是:「文章合為時而著,歌詩合為事而作。」在「為時」「為事」的前提下,作者反覆闡明詩歌應
該發揮其「補察時政」,「泄導人情」的作用。也就是說,作者從文學與現實的關係著眼,認為文學不是消極地反映社會生活,而且應該和當前的政治鬥爭相聯繫,積極干預生活。
  最後白居易總結了所走過的創作道路以後,把自己的詩作依次分類:新樂府、諷諭詩、閒適詩、感傷詩、雜律詩等,並交待了各類詩的特點。作者描繪了他寫詩時專心致志的神態:「知我者以為詩仙,不知我者以為詩魔。何則,勞心靈,役聲氣,連朝接夕,不自知其苦,非魔而何!」
  結筆時述對元稹思念之情:「又不知相遇是何年?」「相見在何地?」也許不待見「溘然而至」。寫信時「引筆鋪紙,悄然燈前。」「潯陽(江州州署所在地,今江西九江)臘月,江風苦寒,歲暮鮮歡,夜長無睡。」連呼:微之,微之,知我心哉!作者寂寞的心境從字裡行間映照出來。

B0005019

文章數 : 15
注冊日期 : 2012-01-12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